时事要闻

郏县政法书记宋宏州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操控基层选举的违法乱纪事实

时间:2018-10-10 9:12:28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查看:0  评论:0
内容摘要:    郏县县委常委政法书记宋宏州充当黑恶势力不法商人陶永峰及李口镇东南村支部书记张松的保护伞、把持基层政权操控选举垄断农村经济资源造成我村七年没有村委会的事实    郏县政法书记宋宏州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操控基层选举的违法乱纪事...
    郏县县委常委政法书记宋宏州充当黑恶势力不法商人陶永峰及李口镇东南村支部书记张松的保护伞、把持基层政权操控选举垄断农村经济资源造成我村七年没有村委会的事实

    郏县政法书记宋宏州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操控基层选举的违法乱纪事实

    尊敬的领导:

    举报人:郏县李口镇村民代表

    被举报人:宋宏州,郏县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被举报人:陶永峰,男,汉族,身份证号码:410402197510153537,户籍所在地: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奎屯市高泉镇124团发展小区。

    被举报人:张 松,男,汉族,假中共党员,平顶山市郏县李口镇东南村支部书记。

    举报的事实与理由

    一、郏县政法委书记宋宏州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事实:

    1、2018年基层换届选举:5月12号公告,13日选举村民委员会候选人,规定投票时间为上午8点至12点,最终因时间短,并且不允许代票,造成到场选民未过半数,群众要求延长一个小时,可选委会主任马青义在张松的授意下坚决不让延长时间,导致候选人不能正常产生(有证据)。在李口镇人大主席陈青杰督促下,才再次公告,定于5月15日重新选举投票,允许代票及延长时间,候选人顺利产生。参加投票的选民936名,有效票920张,两名村主任候选人分别得票549票、329票、两名副主任候选人分别得得499票、331票、委员候选人分别得449票,330票.张松看到选举结果后,他支持的候选人普遍得票较少,他就鼓动极少数村民出资上访,捏造候选人拉票贿选等不实之词,栽赃陷害。目的是重走2012年和2014年破坏选举的老路,独揽大权、垄断我村资源。

    原公告定于2018年5月23号为正式选举日,因张松等人诬告候选人,致使选举日一拖再拖。在张松和陶永峰及保护伞宋宏州的干预下,6月21号下午,村选委主任马青义通知村主任候选人李铁岭到李口镇三亚宾馆商议劝退候选人,县公安局政委秦忠杰用恶狠狠的语气对李铁岭说:“你不能参选”(有证据),李铁岭说:“我没有违法,你为什么剥夺我的参选权”。秦忠杰政委还说:“副村主任参选人王心宽也要退出,不能参选,还说村委员参选人崔书海曾获刑8个月必须拿下,不让参选”。李铁岭不同意王心宽退出,王心宽本人也坚决不愿退出。

    2018年6月22日晚上23时,李口镇干部通知李铁岭到镇电子商务办公室与李口镇党委书记王伟见面,王伟说:“公安局领导和检察院领导找企业家陶永峰和张松做工作时,陶永峰和张松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才同意让步,他们只允许李铁岭一人参加选举”。李铁岭说“陶永峰是什么企业家,他又不是东南村村民,为什么郏县政法系统领导对他这么重视,他能控制东南村的换届选举”。

    2018年6月24日,王伟书记到平顶山市体育村大酒店找到李铁岭,王伟书记说:“由宏州书记(宋宏州)、政委(秦忠杰)和几个副局长去做陶永峰和张松的工作,他们同意也行,不同意也行,就这样定了,让你一个人参选,其他的我也左右不了”(有证据)。在我们候选人的坚持下,在平顶山市换届办、县委韩书记、县组织部长和郏县换届办的督促下,于6月25号才进行了选举,但是,却把有候选人的选举,变成了没有候选人的直选(以上两次选举全部作废而变成直选是违反选举法的),最终只选出一名村主任,副村主任和村委员至今仍未产生,但已报省市各级政府东南村一次选举成功。截至目前东南村仍然没有村委会。

    2、从2012年张松贿选成功,任村支部书记至今,7年间东南村一直没有村民委员会,还不知会延续到什么时候。这么多年村民一直生活在恐怖之中,从村民选举权被剥夺,应享福利被侵占,到村民被无数次暴力伤害(多次轻微伤、一次轻伤、),每次报警都无果而终为止,村民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宋宏州身为原公安局长、政法委书、包镇干部,他到底扮演的什么角色?

    二、陶永峰的违法事实:

    陶永峰利用黑********控基层政权,贿赂地方官员,欺压百姓,无恶不作,多次偷税漏税,垄断资源,长期造成环境严重污染,除了在几次基层换届选举时打人之外,还有多项每次出动一百多人的恶性伤人事件,还因偷税先后换过三家公司。

    1、陶永峰于2006年在信阳市平桥区邢集办了一个铁矿,没有任何采矿手续,非法盗采国家资源,信阳市国税稽查局于2014年4月开始调查取证,查实陶永峰单销售铁粉一项就偷税202908.26元,罚款1倍202908.26元。后被信阳公安局取保候审,不知什么原因至今没有收监(有证据)。

    2、2008年左右,粉煤灰厂东南村辖区内征地建设,陶永峰于2009年2月份注册成立了《平顶山市丰北粉煤灰再利用有限公司》,因偷税10285.04元,在平顶山市国税稽查局公告通知后(有证据),陶永峰将《丰北公司》作废,至今税款没有补交。

    3、2012年至今,陶永峰与村支部书记张松相互勾结,不顾周边村民强烈反对,每天非法哄抢国有资产粉煤灰100多卡车(国家十部委令要求运输粉煤灰必须使用封闭罐车)从东南村穿村而过,造成了严重的二次环境污染。村民整天生活在尘霾之中,道路被严重压坏,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无果后,村民自发组织起来,不让粉煤灰车辆从村里通行。2012年7月27日,陶永峰纠集温国强、李庆涛等人带领一百多名戴白帽子的人对村民大打出手,村民朱霞等人被打伤(有证据)。

    4、平顶山市环保局于2013年7月5日下发了平环[2013]178号文(有证据),认定陶永峰为非法盗采和运输粉煤灰后。平东热电有限公司于7月8日给东南村支部书记张松下达一份中电投河南平东【2013】49号(关于停止采挖竹园灰场粉煤灰的函)(有证据),要求东南村即日起停止与非法采挖运输粉煤灰方的合作,张松和陶永峰对此置之不理。最后平东热电有限公司以粉煤灰系国有资产向公安机关报案(有证据),虽然已报案,但到现在也没能制止住陶永峰等人盗采国有资产的犯罪行为。

    5、2014年陶永峰借用《平顶山市新衡元工程监理有限公司》名义经营,因偷税被平顶山市国税稽查加倍罚款,国税局奖励举报人的领奖通知书上注明被偷税人为陶永峰(有证据)。

    6、2014年月20日,陶永峰又拉来一车回民,将五组村民李国亮打伤住院(有证据)。

    7、2015年,东南村村民到平顶山市纪委举报张松和陶永峰违法乱纪、贪污、打人事件。在市纪委督办下,郏县纪委、县检察院、县公安局成立联合调查组。询问陶永峰时,陶永峰亲口说:“2014年东南村换届选举是我不让选举的,因为选举别人当村主任,对我经营不利”(有证据)。

    8、陶永峰于2015年3月份再次注册成立《平顶山市双峰公司建筑材料有限公司》,虽然《双峰公司》年产值达数千万元,但至今没有交过税,2015年10月,陶永峰再次拉来100多人,把村民徐晶晶打伤住院,经鉴定为轻伤(有证据)。

    9、2015年3月,陶永峰为非法获利,不顾国家法律及法规,在无任何审批手续的情况下,私自在平顶山山顶公园北张寨山南坡郏县及卫东区辖区内,违法修建一条宽10米长约4公里的道路,占用林地及宜林地约60亩,沿路树木被砍伐近千棵。村民已向郏县森林公安局报案,至今未处理(有证据)。

    10、2016年6月份,叶仁举经人介绍与郏县李口镇奥兰商务宾馆负责人陶永峰认识,两人就宾馆装修一事达成共识,叶仁举安排施工工人,陶永峰购买装饰材料。工程开始施工后,陶永峰说自己实在太忙,让叶仁举垫资购买原材料,最后一起算账,叶仁举同意后就带领工人进场施工,人工费和材料费共花了三十六万元。施工过程中陶永峰曾经支付过十九万元,下欠十七万元一直未付,工程交工验收后,多次找陶永峰追要工程款,直到2017年10月23日中午我接到陶永峰的电话让我去李口镇奥兰商务宾馆和他见面,叶仁举和工人郭丛鹏到达陶永峰的办公室后,上来4个人不论分说就对叶仁举拳打脚踢,还说要把我拉倒山上埋了,并按住郭丛鹏不让动弹,控制他们两个人到晚上7点30分,非法拘禁两人4个多小时(有证据)。

    11、2017年5月13日,陶永峰与情妇杨凤丽带领十多人在大路上拦截张振良,将村民张振良打伤住院(有证据)。

    12、2018年2月9日,陶永峰纠集多名毛郎庙回民到村民崔书海家恶语辱骂,言语不堪入耳,临走时还说:再不听话就弄死你。崔书海忍气吞声不予理睬,才免于被打(有证据)。

    三、张松的违法乱纪事实:

    举报本村支部书记张松(假中共党员)贪污受贿、操控基层政权、暴力干预换届选举、组织黑社会欺压百姓、造成李口镇东南村7年没有村民委员会、一个人把持政权任意支配账务、在基本农田内违法建设开发项目,和幕后保护伞及不法商人陶永峰、吴少峰相互勾结垄断资源、偷税漏税、多次带领一百多人打伤和威胁恐吓村民,用“黑道”规则代替市场法则,扰乱正常的经济秩序的违法乱纪犯罪事实(村民推选举报代表,有证据)。

    2009年平东热电有限公司粉煤灰厂(以下简称粉煤灰厂)和2012年平煤矿务局一矿北三风井(以下简称北三风井)先后在李口镇东南村征地建设,张松为了长期实际控制东南村的行政权,掌握以上两个企业的资源经营权,与保护伞一起和黑社会组织相互勾结,暴力干预和贿赂选举,造成李口镇东南村7年没有村民委员会,形成一言堂,被剥夺权力和福利的村民怨声载道。

    1、北三风井在东南村征地77亩,2011年开始建设,当时东南村村委会考虑到村民失去土地后的生活问题,就与地材供应商和工程承包商签订了一份合同(有证据),三方同意交给东南村4%的管理费作为补偿。

    2、2012年东南村换届选举前,张松为了便于控制东南村政权,设局诬陷原村主任李长岭。事实经过:因为平顶山市佳利嘉公司与东南村村民争利,时任村主任的李长岭出面与佳利嘉公司法人吴少峰进行过谈判。2012年10月11日,村委会委托村副业办主任李青阳,让村民再次到北三风井找吴少峰谈判,当时参与村民有李保、王战胜、李奎川三人,结果被吴少峰带领一百多人赶走。

    3、2012年1月1日,张松指示吴少峰约村主任李长岭到毛郎庙喝酒,参与人员有李口镇副书记黄鹏和镇干部李二增,把李长岭灌醉后不醒人事,拉到平顶山市夏威夷洗浴中心,被强制签字按指印签下十三余万元的手续,当时李广寻找到李长岭后,发现其不醒人世,并且手指上有红色印油痕迹,随即拨打110报警(有证据)。东安路派出所出警处理后,出有证明材料(有证据)。但郏县公安局却以十三万元的名义将李长岭拘留,又以李保、王战胜、李奎川参与闹事为由,将以上三人定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和寻衅滋事罪予以拘留,后被取保候审。张松指示李青阳到派出所投案自首后,李青阳当天取保候审仍继续参与村委会主任竞选。其目的就是为了不让李长岭参与村主任竞选,也不让李奎川的父亲李铁岭参与选举。

    4、2018年东南村换届选举后,张松又故伎重演,写告状信以李保、王战胜、李奎川案件未结的名义,把上述三人刑事拘留,其目的是为了打击刚竞选成功的村主任李铁岭,使其无法开展正常的村务工作。可自从张松2012年当上村支部书记后,村里账目从未公开过,几年来约300余万元的补偿款不知去向。

    5、张松利用手中的权利,采用打人、堵门、堵路等方式将北三风井的地材供应权交给自己的侄子张培恒经营,没给村里交一分钱的管理费,张陪恒拒不履行合同使失地村民受到极大的损失(有证据)。

    6、2012年基层换届选举:参选人张永安(一条腿残疾)与妻哥周国庭合伙办了个砖厂,张永安每天晚上住在砖厂看机械设备。2012年1月3号是基层换届选举,1月2号张永安要准备第二天选举的材料,就让妻哥周国庭去砖厂看机械设备,结果,当天晚上就有5个蒙面人来到砖厂把周国庭暴打一顿。打人者还嚣张的说:“再打断你一条腿看你还能不能参选”。周国庭反应过来后大声说:“我不是张永安,我是周国庭,你们打错人了“,这时打人者才停止行凶,迅速逃跑,周国庭被送到医院抢救,后经法医鉴定为多处骨折,重轻伤)。周国庭被打后家属及村民多次到郏县公安局要求尽快破案,时至今日也没有任何进展。

    7、2013年1月14号起,北三风井赔偿东南村和东北村的噪音污染费共计167万元,东北村得30万元,东南村得462143.46元,下余九十多万元去向不明。

    8、张松利用手中权利敲诈勒索,2013年9月份北三风井修路经过东南村,张松以占用村民茹文三宅基地的名义向施工单位经理王辉索要三万元,茹文三的房子本身就是非法建筑。

    9、2012年基层换届选举前,张松为了竞选成功给村民代表每人送电话卡一张(每张卡200元,有证据)。

    10、2014年基层换届选举:张松为了竞选成功,为了增加选票,把自己儿子张兵(工作单位李口镇烟站)、儿媳妇王盛楠(工作单位李口卫生院)、女儿张娟(工作单位李口镇烟站)的组织关系从原单位签回东南村。并且,张松的儿子有两个身份证,一个叫张兵,一个叫张培亮,两个身份都是党员,加上其侄子张培恒和侄媳妇周红娟的党员身份,张松就控制7 张选票。

    张松与村民崔书海竞选村主任,在预选中崔书海得500多票,张松得300多票。正式选举前张松和陶永峰通过贿选、恐吓村民等方式,使崔书海和张松的选票均未过半,按照选举法应重新选举,但在陶永峰和张松的干预下,解散了选委会,未能进行重新选举,本次选举又没成立村民委员会。

    11、张松违法占用基本农田开发建设,2017年6月张松指示他儿子张兵在十几亩基本农田内进行非法开发,县委韩宏亮书记到李口镇检查工作时要求拆除建筑物恢复耕地,可张松置之不理,先后建成临街房屋两层约20余间,对外进行销售(有证据)。

    不法商人陶永峰与支部书记张松(假中共党员)狼狈为奸,只知道贪污受贿、操控基层政权、暴力干预选举、欺压百姓、把持政权任意支配账务、违法建设工程、垄断资源、盗采国有资产、偷税漏税的黑社会组织,为何能长期在依法治国的大环境下生存,其幕后保护伞当功不可没。

    2012年至今,宋宏州历任郏县公安局局长,县政法委书记,并且是李口镇的包镇干部。那么,在他对口主管的工作中出现受害群众报警不出警,三次换届选举弄虚作假、每次选举都要先征求黑社会陶永峰、张松的意见,垄断资源、盗采国有资产、长期偷税的现象,足以指向宋宏州就是黑社会的幕后保护伞,不,应该是后台老板。

    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依法打击和惩治黄赌毒黑拐骗等违法犯罪活动。中央纪委也明确提出要加大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整治。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通知》指出,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部署和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进一步巩固党的执政基础,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通知》指出,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在全国各地严厉打击黑恶霸痞的高压态势下,郏县的黑恶势力还是如此猖獗,滋生恶势力的土壤依然存在并且继续蔓延,没有强大的保护伞能长期生存吗?希望平顶山市纪检监察委员会和市公安局敢于向张松、陶永峰和背后的保护伞等不法分子亮剑,切实保护老百姓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维护人民群众和谐、安全、稳定的生存环境,让法律的公正名副其实。

郏县政法书记宋宏州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_操控基层选举的违法乱纪事实

新闻前沿网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