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资讯

辽宁辽阳:因涉黑被抓的史鸿凯是被“保护”起来了吗?

时间:2018-10-2 10:14:35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查看:0  评论:0
内容摘要:就在二十天前,史鸿凯被抓的事,在灯塔乃至辽阳市,被传得家喻户晓,只因为,这个史鸿凯名声太大,曾经的辽阳市人大代表,过去因涉黑及伤害三进三出,又因此人作恶太多伤人太广当他被抓时太多人拍手称快。他的罪名几乎每一条都是当今形势下被打击的对象,什么左右基层选举、杀人未遂、敲诈勒索、什么行...
就在二十天前,史鸿凯被抓的事,在灯塔乃至辽阳市,被传得家喻户晓,只因为,这个史鸿凯名声太大,曾经的辽阳市人大代表,过去因涉黑及伤害三进三出,又因此人作恶太多伤人太广当他被抓时太多人拍手称快。他的罪名几乎每一条都是当今形势下被打击的对象,什么左右基层选举、杀人未遂、敲诈勒索、什么行贿官员、逼出人命等等,是个典型的黑社会犯罪团伙。可是,就在这个史鸿凯被抓后,他们的团伙不仅全都无事,反而有消息传出,他的这次被抓,是他们保护伞继续保护他的一个举动和办法,是给中央在辽宁扫黑除恶第三督导组做样子看,这督导组一走,风声一过便会无事。事情真的如此吗?记者调查得知,以下种种迹象表明,老百姓的猜测并非没有道理。

迹象一:同伙为何无一有事?

近二十年来,以史鸿凯为首的“铧子帮”在辽宁省辽阳东部山区是无人不晓。铧子是辽阳灯塔市下属的一个镇,这个镇有很多的矿,史鸿凯又是铧子人,所以以他与姐姐史秀军为首,成立一个团伙,团伙主要成员还有常刚、张德光、王福国等,长年为其卖命的还有他扶植起来的多位村长,因这些人都是铧子人,所以称他们为“铧子帮”。

这次,当史鸿凯被抓后,同伙中多人有些坐不住了,他们知道自己同史鸿凯都做了什么,但是,史秀军告诉他们:“放心吧,什么事也没有,我弟弟只是进去避一下风头,用不了一个月,肯定回来。”

在不是好道得来的地块中开发了个“紫瞳花园”,这个楼盘在地上什么也没有时,就开始“卖图纸”,这种行为本身已构成了非法集资罪。当史鸿凯被抓后,太多购房者怕这小区从此成烂尾楼,便去售楼处要求退房,史秀军对这些要求退房的人,采取软硬两种方式,一个是打压围堵来阻止这些人,另一个是史秀军天天坐在售楼处中,并打扮得光鲜漂亮,脸上全是笑容,让人一看,这史家一点事也没有,何况,开发这楼盘的法人还是史秀军。

在这个售楼处,还常常坐着一名身着警服和警号的警察,这样一来,更给人的感觉是史家不会有一点事。

采访当中,让记者最不明白的是,这史鸿凯的同伙不仅都没有被抓,连警察询问都很少有,有个别人出过证词,但这证词全是为史鸿凯洗罪的,也是为自己洗罪的。

迹象二:在外面的人为何消息如此灵通?

因涉黑进到看守所的人,他每天吃的是什么,办案警方都问过他什么,和什么人住在一起,这外面的人全都一清二楚,这是很不正常的,可史鸿凯就是这样。更为特殊的是,史鸿凯是不吃里面的饭的,他想吃什么,会马上有人送到,待遇要比被抓的“大老虎”们优越得多,这些,都是史鸿凯的同伙及姐姐史秀军四处散布的,意在辽阳还是他们的地盘,什么时候都好使,是没有人能弄动他们的。

自从史鸿凯被抓以后,在外面的史秀军当然要比以往忙碌许多,她白天坐在售楼处安抚人心,晚上要跑各种关系来为弟弟史鸿凯洗刷罪证,其实,说她跑关系还不如说是在维持关系,因为,这些年来,警方这一块早就维持好了。

按理,在这次的打黑中,只要是涉黑的嫌疑人,都要异地关押和异地办案的,这是全国一盘棋,主要是为了避开其保护伞,可史鸿凯却不同,他在辽阳起家辽阳涉黑却关押在辽阳看守所,难怪外面的人消息如此的灵通,且百姓都认为他只是“躲避”一下。为此,百姓还说:“这史鸿凯命多好,涉黑都是异地办案审查,他却能在他势力范围之内的辽阳接受审查,越查越没事,看来37天就能放人了。”

迹象三:证人为何很快翻供?

史鸿凯的涉黑,不仅仅因矿山而起,还涉及到客运运输这方面。

当地媒体在早前曾报道一件事,说的是史鸿凯还在劳教期间,为霸占客运线路,夜里带十几个人闯到当地鸡冠山乡关门山村搞个体营运的王忠和家,一顿乱刀将王忠和及妻子、司机砍伤,毁房砸车。而最令人莫名其妙的是,这对夫妻向辽阳警方报警后,史鸿凯又马上打电话给这对夫妻,说他们报警也没有用,那辽阳的警察都是他哥们,一会再回去砸,这回不用刀,只用棒子,是警察告诉他们这样做的。此事之后,这史鸿凯却什么事也没有,而这次的涉黑取证,办案警方却没有找这对夫妻取证。对于这件事,他的团伙当中的人说:“取证也没有用,我们早把工作做好了。”

采访当中记者还得知,这些年当中,有太多受害的当事人,可警方都没有去取证。有的取证时,证人中途变卦,不知是取证的警方当场便替史鸿凯威胁了当事人,还是另有原因。还有,今天做的证言,明明是真的,可第二天,马上找到警方重新出证,自己将证言反过来。采访时,记者曾找到两位翻供的当事人,他们说:“算了,咱弄不过人家,还得活不是?什么都比命重要。”看来,要是不翻供可能生命便有危险了。

陈同林是辽阳灯塔市大河南镇全家村人,就在一年多前,他倾家荡产租来的300亩地被史鸿凯硬给抢了,儿子因此还险些没命,当地媒体还有报道,此事影响很大,可这次,警方根本就没有去找陈同林调查情况,也许用一个“经济纠纷”便了了此事。

迹象四:为何告状人都能迎来史秀军?

想调查史鸿凯涉黑一事,是相当的容易,可是,他被抓快一个月了,当地警方却迟迟不送检察院对其进行批捕。为此,当地村民们说,这就是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因办案人调查的对象及方法便可说明这一点,最为明显的是,凡是告史鸿凯的人,都能很快地传到史秀军那里,然后她出面解决此事。

灯塔市一警察叫姚飞,他家里开一烟酒店,一次史鸿凯喝多后约姚飞去歌厅唱歌,姚飞不去,史就把姚的烟酒店全砸了,团伙成员常刚去化解此事,这次,这名警察控告了此案,但等来的不是办案警方却是史秀军。

有一饭店老板叫王永杰,被史鸿凯打得头破血流,头上疤痕至今十几厘米长,状告上去了,办案警察没来,史秀军来了,威胁他不许出证,如果出证将会怎样怎样。

这次的采访之前,记者对史鸿凯这个人是做了一些功课的,仅从当地媒体的报道来看,此人涉黑及团伙涉黑是没一点问题的,可是,能让当地的辽阳警方来办这个案子,也是记者没有想到的。更有当地民众说,史秀军的涉黑比史鸿凯少不哪去,这次史秀军没有被抓,就很说明问题,她不进去,受害者是不答应的。转自经济与法新闻周刊(记者 吴迪)

新闻前沿网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